1. <source id="11666"></source> <code id="11666"><ol id="11666"></ol></code>
          <acronym id="11666"><form id="11666"></form></acronym>

          1. <var id="11666"></var>
             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家評論
            使用幫助】【發表新文章

            不讓“傳統”成為“傳說”,非遺傳承的高校使命

            http://www.c6563.com  2019.07.29 14:55  來源:美術報 發表評論(0)

              近日,由文化和旅游部、教育部、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共同主辦,浙江省文化和旅游廳支持,中國美術學院承辦的2019年中國美術學院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群研修研習培訓計劃在學員結業作品展中落下帷幕。這是中國美術學院承擔這一非遺傳承人研培計劃的第4年。2015年,中國美術學院就作為第一批高校參與、實施非遺傳承人群研培計劃,開設專題研修班。時至今年,已培訓9期,研修學員200余人次,涉及紡染織繡、陶瓷燒造、雕刻塑作、漆藝等傳統工藝項目。

              早在1953年,中國美術學院就曾籌辦華東民間藝人創作研究班,并在同年成立了民族遺產研究室。1954年,學院又創辦了“民間美術工藝研究班”,設石雕、木雕、彩塑、瓷塑、鑲嵌等專業,為期4個月。可以說,在非遺傳承人群的研培方面,中國美術學院有其歷史與傳統,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如今,中國美術學院已成為國家非遺研培的固定教學機構。

              目前,全國很多高校都在進行非遺傳承人的研培項目,高校對于非遺傳承有著怎樣的使命?為此,記者采訪了中國美術學院手工藝術學院院長周武。

              / 高校非遺研培的重點

              不在技藝,在于人 /

              美術報:以高校為載體的非遺傳承人群研培計劃啟動至今才第5年,是一個比較“新”的工程,但事實上中國美術學院早年其實已經開設過類似的課程,陸光正、徐朝興等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年輕的時候就在美院學習過,他們普遍認為自己在美院的這段學習經歷非常重要。您認為高校開展非遺研培的重點應該放在哪些方面?

              周武:在非遺研培中,我們教學不能僅局限于提供畫圖、造型或者技術的訓練,更關鍵的是要提供一個激活和促進手工藝成長的平臺。并借此平臺,加強擴大校企乃至社會各方面的交流與合作。歸根結底開展非遺研培班的重要意義不在技也不在藝的本身,而在于人,在于弘揚中華民族傳統文化。

              中國美術學院上世紀50年代初期就開展過的“民間美術工藝研究班”等項目。這個研究班跟我們今天的非遺研培班非常相似,當時的學員也都是從生產一線直接定向選送來的,上課的老師除了學院教師,還有來自各地區的大師,他們的知識架構和學校老師是不一樣的、形成了良好的互補性——他們來自生產一線,具備老師們不具備的,長期面對材料、工藝和技藝所積累下來的認知力與感受力。手工藝不應該以簡單的畫圖與造型技藝作為終極追求,手工藝人應以材料和工藝為基礎,不斷地思考和嘗試如何將其轉化成表達自己心靈的探索,這意味著手工藝的學習其實應該是多維的,需要打開眼界,提升學養,了解多領域的藝術形式,嘗試跨界的創作思維,讓不同知識體系和不同思維架構的傳承者與老師面對面交流碰撞,才能產生轉化,才是活態的傳承。

              / 工匠精神,

              是一種漫長的堅守 /

              美術報:我們一直在談傳承,“傳承”其中一個特征就是由老一代向年輕一代的傳遞,這樣才會一直前行。我們的非遺傳承人群研培班中是不是也有很多年輕的學員?您在多年來的非遺保護工作中是否接觸過一些年輕的傳承人,在您看來這些年輕的傳承人有什么特征呢?

              周武:我們非遺研培班成員的構成包含多個年齡層,他們的學識背景、生長環境、思維方式都各不相同,因此,非遺班學員們在經驗、視野和思想等方面都有著很大的差異,這其實也是我們現在非遺班學員的特點。我曾遇到過一位年輕人,年紀輕輕便獨自一人從溫州跑到龍泉專程拜師學藝,從這些年輕人身上我看到了令人感動的人生追求。在這背后是非遺傳承新生力量的光芒,也意味著傳承方式將發生變革——年輕一輩的參與意味著時代性、進步性,同時也意味著開放性和包容性,在這個開放傳承的時代,他們摒棄了許多保守封閉的舊有的傳承方式。綜合性的知識架構讓他們的思維更靈活、更多元、更豐富、更開放,也更容易吸納和接受新的事物。

              但是面對這樣鮮活的年輕傳承人,我也會有一些擔憂。因為每一個成功的手藝人都必須學會堅守。工匠精神并不是單純的浮于表面的視覺或工藝上的精益求精,更多的是一種持久的、漫長的堅守,在自己的職業當中,一點一滴的積累,長年累月的推進,這是一種人生的修煉、心性的修持。手藝人要堅守初心,然而在當下這樣一個社會境遇中,尤其是活潑的年輕群體,能夠耐住寂寞的人很少。很多學生容易被新鮮的事物吸引,定力不足,會不由自主地被闖入視野的信息所捆綁和牽引,長此以往便會失去方向,迷失自我。

              / 器物走入生活

              才能實現真正的“活化” /

              美術報:近年的文化遺產日就非遺傳承與保護方面提出了一個口號——“活化”。您是如何理解“活化非遺”,或者“非遺的活化”概念呢?

              周武:活化、活態這都是近年來各個領域的熱門詞匯,活化本身是一個多維的概念,所以也要從多個層面來理解它。作為手藝人,我們創造和打磨作品靠的是手的知覺,我們用手去觸碰材料,去拿捏去鍛造物件。其中手對手藝人來說,至關重要。所以手藝類非遺的“活”,首先是手要活。手就是手藝人看世界的眼睛,我們一定要對所使用的材料、工具有感知,要對視覺表象背后的內容有感受力,如果一個人的手不能活起來,沒有感知度,又如何談得上活化作品? 

              其次,非遺是我們從傳統中所繼承下來的遺產,非遺的活化必須要堅持傳統工藝的活化。傳統如何在當今“活化”?那就要讓我們所制作的器物和產品,走入當下人們的生活,發揮其功能性,延續其文化性。文化融于功能,功能服務日常。只有“活”在當今的生活場景當中,成為一種場域活態,傳統手工藝才能實現真正的“活化”。

              同時,所有創作的“活化”都一定要有精神層面的“活”。如果一個作品在精神層面上沒有追求,那么這個作品就落了下乘,沒有感染力,甚至可以說是沒有藝術生命力的。如果一個人秉持著精神追求,不忘初心,堅持理想,那么其追求自然會貫徹到雙手所創造出的物品之上,這樣的器物是有思考的,是會呼吸的。手藝人在起心和動念之間不斷精進,過濾掉雜念,這是一種精神的活態;造物在打磨和鍛造之中逐漸生長與轉變,謂之創造的活態。

              當然“活化”本身也意味著靈活的、多角度的解讀,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并不會有一個定論或者標準答案。我認為這話題值得手藝人長期咀嚼,乃至思考一生。

              / 手藝不是炫技,

              是一種樸實的態度 /

              美術報:您剛剛提到了三個方面,我感覺也是對非遺傳承人的三個要求,或者說三種期望。就您的觀察,您認為手藝人要做到“活態傳承”,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么?

              周武:手藝人、傳承人一定要拓寬視野,要關注當下的生活。如果每天只是守著自己的手藝,在方寸之間靠冥想來進行傳承,其手工藝是難以拓展和轉化的。想要讓自己的手藝和造物活在當下,創作者就必須要了解時下人們的生活方式、文化審美、風俗習慣,要了解時代生活的形態,知道什么樣的手工藝品能夠匹配時人的審美需求。手藝的創作是一項系統性的工程,它并不是一種簡單的生產制作過程。我們的手藝人要學會合理地規劃自己的時間,走出工作室,拓寬閱歷,了解世界,這些會給自己帶來截然不同的感受和思路。從這個意義上說,手藝人要做到“活態傳承”,面臨的最大困難也許就是手藝人的局限性,以及與時代和生活的脫離等。

              舉個例子,大概十幾年前,我帶學生在日本高島屋參觀各種作坊,碰到一些有錢的中國老板在采購器具物件,我問他們為什么來這里買,他們說不是因為中國沒有手工陶瓷可賣,而是在說在國內很難買到能夠跟他們的生活品質以及品位需求所匹配的手工產品。相似的例子,早年,網易的丁磊曾經來到我們學校,跟我聊過之后,他出資讓我的幾個研究生去日本實習,然后回到國內去白馬湖成立工作室。我問他為什么這么做,他說他需要的是有人文特色的生活器物,不是隨隨便便地使用同質化的產品,他認為那樣的東西跟他的生活品質不相匹配。

              我們創作的靈感、主題、核心都來源于生活,而作品反過來又回饋到生活,并在生活當中得到滋養、得以生長,這樣的手藝才真正是活態的,能夠健康和可持續發展的。手藝不是簡單拿來炫技的,在技藝背后一定是一種樸實的態度和生活方式。

              / 非遺保護與傳承

              是高校的使命 /

              美術報:現如今全國很多高校都同時在進行非遺傳承人的研培項目,中國美術學院在資源、教學等方面的優勢和特色是怎樣的?又是如何結合這樣的優勢來設置課程的呢?

              周武:這也是我們在做非遺研培以來一直不斷思考、自我提問和自我修正的命題。我們的宗旨是“優勢互補、資源共享、互惠互利、共同發展”,通過校企和社會等多種方式的交流與合作,積極服務社會,滿足人們美好生活的需要,同時促進教學的多元化改革,推動“非物質文化遺產”的研究及發展。

              首先,中國美術學院手工藝術學院來做這個項目,與其他學校相比使命感不同。我們是以手工藝術為教學研究方向的二級學院,設置的專業培養方案對應的就是傳統手工藝的陶瓷、玻璃、首飾與金工、漆藝的四個專業方向,可以說傳統手工藝的傳承與發展本來就是我們每天都要面對的核心命題,甚至可以說是我們教學的重心。同時,作為高校除了承擔教育學生的重任之外,還應把視野關注到校園外,將學術經驗、研究成果、教學實踐運用至社會的相關領域。從這些角度而言,非遺保護與傳承的研究是我們應該承擔的社會責任,是我們專業辦學的使命所在,也是立學之根本。

              其次,從學科支持和學術平臺上來說,美院也擁有很大的優勢。一方面,我們現有的專業學科方向,可以為非遺研培的項目起到一個支撐性的作用。另一方面,中國美術學院在中國所有高校中藝術類學科專業是相對較健全的,這是一個非常大的綜合性藝術平臺,可以在這里近距離接觸任何你感興趣的藝術學科和高水準的藝術展。無論是“一院三館”的美術博物館群結合的教學模式,還是手工藝術學院的國際性展覽交流平臺,都能夠精準聚焦目標,有效完成國家對非遺傳承人研培項目提出的要求,即“強基礎、拓視野和增學養”。這也是我們為什么要在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季這樣一個如此繁忙的時段,開展非遺傳承人群研培項目?其原因是讓來到美院學習的學員可以利用這一個畢業季和展覽周,更加直觀地了解整個學院藝術學科不同領域的創作成果,這是一般院校很難提供的一種視野廣度的熏陶。

              再者,如同之前強調過的,美院的平臺不是普通的高校平臺,在去年第四輪學科評估中,我們的“設計學”和“美術學”在全國被評為A+,學員來到這里可以接觸到的是第一流的教育和學術資源。在這一優勢條件下,如何搭建能夠跟此相匹配的非遺研培,成為我們所思考和努力的課題。從課程安排上,由于非遺傳承人學習背景的復雜性、需求的多樣性,我們設置的課程要思考抓住有共性的核心問題;由于課程時間的緊張,就一定要對學習內容進行取舍和梳理,制定大模塊來引導小課程——將整個研培項目分為課程、實踐、考察、調研、回訪和推廣等幾個模塊,以此來優化課程設置。

              最后,增加特色性和活態的教學活動。每一次的研培活動都會跟前一次有所不同,有改進、有變化、有深化,唯有這樣才能構建起可持續的、活態的研培項目體系。比如我們正在考慮明年把非遺成果帶到國際推廣的平臺,可能是特殊的研究性展覽,也可能是相關學術活動,但要防止演變成草率的、賣場式的博覽會。因為非遺是有研究高度的項目,故與之相對應的展覽也應具有研究性和學術高度。它承載的是民族的文脈,所以我要做的是“陽春白雪”的非遺,但這是一種可以“使用”的、“活”在人們生活當中的“陽春白雪”,是可以引導人們生活美學方式的東方手工藝術。


              】【關閉
             

            網友評論 共有 0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
            內 容:


            狠狠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