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ource id="11666"></source> <code id="11666"><ol id="11666"></ol></code>
          <acronym id="11666"><form id="11666"></form></acronym>

          1. <var id="11666"></var>
             首頁畫家檔案 劉萬鳴 藝術室


            中國繪畫之式微不在素描造型之累

            2019年07月29日 14:51  作者:劉萬鳴  來源:美術報  評論()

              關于“素描”一詞,上世紀50年代已有過這方面的探究,由于“素描”一詞東西方有著不同的認定,在各自繪畫領域的應用也就具有了差異性。關于素描與中國畫的關系,我們應在尊重客觀事實的基礎上去研究,去分析。就近當代中國畫壇,無論人物、山水、花鳥,它們始終都在默默地接受著素描的改造。徐悲鴻先生當年赴歐洲學習油畫,他的理想和目的也不只是為了學油畫,真正的目的是用西洋畫改造中國畫,使中國畫走出當時頹廢的境況,這其中素描所起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它確實完成了中國人物畫包括花鳥、山水新格局的形成。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得以驗證,在過去乃至現在都已踐行于各美術院校中。可以說徐氏體系的形成是中國畫壇開天辟地的大事。

              這有如醫道,當國人最初對西醫的排斥、懷疑,到采用,證實了中國近現代醫學的發展。中西醫結合已是醫道的新紀元。極高明的中醫大師,無一例外承認并采用中西醫相合而成碩果。徐悲鴻等藝術大師所采用同樣的態度,以中庸之見完成了藝道新紀元。徐悲鴻“素描是一切造型藝術的基礎”之論點,也普遍被藝林所認同,這也能從他的作品中得以見證。然而當我們一代、二代、三代在遵循徐氏體系繪畫思想踐行的同時,中國畫尤其人物畫在不知不覺產生著式微,進而歸結“素描”之害。這種簡單的妄自菲薄的判斷、推理,既暴露當代某些人文化的不自信,又暴露出他們的盲目、無知的武斷。現代的交通、信息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便利,但就藝術家而言,對藝術走馬觀花式的考察蒙蔽了我們的思考。我們看不懂別人的前提也忘掉了自己的存在。

              前不久我和田黎明、趙建成先生在四川博物館看了幾幅徐悲鴻的作品,其嚴謹的造型體力得益于他的素描。但其筆墨內質的呈現卻完全得益于他高超的書法,渾厚蒼潤的魏碑筆氣,大氣豪邁,嚴謹的造型以書法筆意完成。以穩(書法)、準(造型),狠(再書法)盡寫物象之理、物象之魂。一變明清萎靡輕浮之風,前無古人,力開新象。所以,中國繪畫之式微不在素描造型之累,先在書法式微之過失。書法的式微間接直接地影響了中國繪畫。另外,畫家缺乏綜合素質能力的具備,亦是其藝式微的關鍵所在。徐悲鴻先生曾有言:“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絕者繼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畫之可采入者融之。”吾輩當思之,不可為區區沽名釣譽者所偏引。

              選擇有利于中國畫學習的因素

              徐悲鴻選擇的是歐洲古典素描,氣質典雅而樸素。他的素描輪廓善于用曲線表達結構,很有東方韻味。他畫的馬、獅子、貓等動物,有著扎實的素描寫生能力和高超的書法功力,不然很難達到惟妙惟肖的藝術效果。他的中國畫變革中除具嚴謹的造型,更重要的是借書法之意體現了中國精神。他用素描解決了古人沒有解決的形的問題,用素描完成了中國繪畫的當代性。把西方繪畫的優秀元素巧妙地合于我們的筆墨中,進一步借融而達至化。

              文能化己,文能化人,“化”字固然重要。文化自信是中國人固有的基因,包容是我們的胸懷,更是我們民族的大智慧。理清這些,探究素描與中國畫的關系也就會變得輕松自然了。所以為藝者手里拿的無論是鉛筆還是毛筆,畫的是素描還是中國畫都應具備文化上的自信,也就是我們固有的文化基因。基于此才能再現中國精神,才能理解素描與中國畫的關系。所以,真正從藝者從來不怨天尤人,也從不偏見狹私。

              說句實在的,蘇式的素描我們學到位了嗎?反思歷史才能思考未來。歐式的素描我們學的是最好的嗎?是教的問題?還是我們自身的眼力?像丟勒、荷爾拜因、安格爾等大師的素描,他們都注重線性表達,跟中國畫有不謀而合之處。我們教了多少?學了多少?為藝者應知行合一。

              徐悲鴻那代人之所以能吸收融合得好,是因為他們對本民族文化理解比較深,是因為人比較強大。另外我們還要吸收學習丟勒、荷爾拜因等國外大師優秀經驗。素描跟中國畫之間的關聯應該是相互補益的。我記得一位學者這樣說過,中國人懂中國畫的太少了,那么外國人看懂中國畫的也就更微乎其微了。評判素描和中國畫的關系,其基本前提應該是一位中國畫家,嚴格地說應該是一位有成就的中國畫家,并且還應對西方素描有過親身的體驗或深入的思考。“知而不言,言而不知”我們做不到,“知而言,不知不言”小孩子都能做到。素描成就了徐悲鴻、蔣兆和等這樣的大師,我們有目共睹。而潘天壽、黃賓虹等大師,他們雖然沒有畫過素描,但不畫不等于不理解。潘先生當年談到素描,他是以中國的審美去探究理解的;黃賓虹先生的“知白守黑”,我想也可以說是對“素描”的理解。

              中國畫家如何畫好素描

              不管是拿鉛筆還是拿毛筆,都必然具備中國繪畫的內在品質。去年7月份,我隨全國政協書畫室組織的畫家到內蒙古寫生,因為我是花鳥畫家,剛開始關注更多的還是花花草草。在草原上一直尋找花花草草中微觀的東西。出于興趣,拿起鉛筆和幾位人物畫家畫起來。由于多年對中國畫的理解,寫生的狀態似乎一直在違背常態下的素描畫法,我更多的是強調畫面曲線的變化,把線條韻律放在首位,忽略了直線的表達。所以我在畫的時候特別強調曲線。人物的鼻梁、鼻翼、上下嘴唇、耳朵,包括臉形都是在曲線中找變化,曲線在中國畫中非常關鍵,這就是剛才談到的韻律,曲線不易僵化,有利于表達節奏、內涵。如果線質出問題了,那我們表達的對象就有了問題。所以我在觀察的時候始終以中國畫家的眼光去審視對象,用中國畫的實踐經驗去看對象。比如說素描中的調子,我在看對象的時候注重模特臉部調子的提煉。我記得小時候畫素描,老師總說素描最后只有一處不著筆——高光,現在想可能是誤導?有些調子我們作畫時眼睛是不應該看到的,這是西方大師素描的一個精華之處,也是我們中國畫家審美的一種表達,東西方在這一點上有一致性。高明的畫家都是具有極強的概括和取舍,滿臉只有高光處無筆痕,到處都是鉛筆道子,這或許是低級素描吧?

              所以在畫畫時,科學與藝術,我們必須一起把握,但關注度應有主次。不應簡單地把西方的東西照搬過來,我們還是選擇的借鑒。

              】【關閉
             



            網友評論 共有 個關于本文章的評論信息


            = 注意事項 =

          2. 嚴禁發表有違反法律的內容文章
          3. 嚴禁發布含有色情、病毒或者木馬的鏈接、內容和圖片
          4. 本站內容僅涉及畫家、美術、作品、展覽等內容,禁止政治、民族性敏感話題
          5. 會員們應互相尊重,不得以任何方式進行人身攻擊
          6. 提倡發原創帖,轉載好帖,請注明出處和原作者。
          7. 內 容:
            驗證碼:    *看不清,請點擊左側圖片換一張
             
            狠狠日一下